公司产品:网站制作|微信小程序制作|400号码|电话机器人|电话外包业务

几十名议院大佬,上百次犀利发问,竟搞不定扎

2019-02-23

每天5小时,连续2天,Facebook CEO在10号和11号共接受美国众议院累计长达10小时的审问,整场听证会围绕着Facebook隐私泄漏事件展开,不过正是这些提问,让Facebook和扎克伯格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成为焦点的不仅仅是小扎的穿着,反而是这些议员们的问题和小扎的回答。甚至外媒也表达出同样的观点,第一天的审问中小扎对答如流,毫发无损,反倒是这些议员们的问题显得他们对Facebook不够了解。

下面青亭网摘取了一些精彩问题,同时也看看扎克伯格是如何回答的。

问:一次一次的事件,你们总是措手不及,接着就道歉。那谁来承担责任?你吗?

答:我,我。

问:那你这一次的道歉,与以往有何不同?

答:Facebook之前专注于为人们提供交流的各种工具,而没有意识到有人会利用这些工具作恶。这是我们错了,现在我们要改进,我们要更关注并治理 Facebook 上的虚假信息、仇恨言论,同时不让恶势力利用用户的信息而左右他们的意见。

问:我是不是要付钱,Facebook 才能不泄露我的信息?(之前我在Facebook上与我的朋友交流,并表示我喜欢某种巧克力。结果第二天,我在Facebook上看到了各种巧克力的广告。如果我不想收到这些商业广告怎么办?)

答:Facebook 给用户提供的都是跟用户生活相关的广告,不会有与用户不相关的广告出现。Facebook的用户有绝对的控制权来决定自己分享的信息可见的人群。Facebook 总会有一款免费的产品。

问:您现在同意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不是中性平台,需要对内容承担一定责任吗?

答:我们对内容负责,但我们不提供内容。

问:使用你们平台获取用户信息做广告的广告商,实际上并不知道这些信息是用户生成的还是来自公共资源?

答:广告商却可锁定目标,因为Facebook收集了这些信息。

问:Facebook到底属于什么行业?广告、出版还是通信?

答:我认为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做的主要的事情是让工程师们写代码并开发出给用户使用的服务。

虽然很无奈,但也要保持微笑

问:Facebook最重要的就是用户数据,最有价值的也是用户数据,你是否思考过用户的数据被怎样使用了?

答:我们不出售数据,用户可以掌控自己的数据。

问:Facebook是否通过手机的麦克风,窃听用户的隐私?

答:没有,但我们允许人们在他们的设备上拍摄视频并分享它们,当然音频也有。

问:在不同设备间对用户进行追踪是为了什么?

答:一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一方面也是为了广告业务。用户可以选择关闭定向广告,但大多数人不会这么做,因为他们想要相关的广告。

问:你认为最后的权力是在你们这样的私人企业手中,还是政府手中?答:我觉得需要监管……问:你们会修正现在错误的监管调理,把用户隐私保护放到第一位吗?

答:我现在搞不定,但是未来能搞得定,但是需要好多年,你们得耐心等。

问:为什么Facebook没能在2015年首次发现Cambridge Analytica违规收集用户信息时,就采取措施制止后者的错误做法?

答:2015年Cambridge Analytica没有使用Facebook网络。他们不是广告商,也没有经营任何页面,我们没有什么可以禁止的。

问:2015年《卫报》第一次报道关于剑桥分析时,是你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吗?答:是。问:否计划对剑桥分析公司或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提出诉讼?

答:我们正在研究此事。

问:Facebook用户最近减少了么?

答:并没有。

问:Facebook是否太过强大?

答:我觉得并不是这样,普通美国人使用八种不同的应用程序与他们的朋友进行交流,并与人们保持联系,从发短信应用程序到发送电子邮件。

问:你是否遵守将于5月生效的欧洲《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

答:会在全球范围内推出类似于GDPR的数据保护规定。

问:Facebook违反了与FTC达成的和解协议?

答:Facebook相信公司已经遵守了和解协议。

问:你自己的数据是否也被卖给了图谋不轨的第三方?你的个人数据?

答:是的。

问:为什么我们没有为未成年人制定一个完全无数据共享的政策?

答: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是,青少年常常愿意公开表达他们的观点。

问:Facebook是否存在垄断情况?

答:我当然不会觉得是这样。

问:Facebook现在能否分辨出国外势力?

答:这已经成了我们公司的首要任务之一,我们会防止它再次发生。我们做了许多努力,尤其是运用人工智能技术。

问:Facebook有储存用户数据吗?体存了多少呢?全部吗?

答:Facebook会存储用户数据,存储的数据是人们使用服务时分享的内容,存储的信息也是我们用以改进用户体验的,这可以告诉我们用户对新闻推送里哪里内容感兴趣,我们也会存储有些获得用户批准的数据。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期间准备的手册

不正面回答的那些问题

问: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

答:我们有很多竞争对手。

问:是否只有美国才有可能成长出一个Facebook,而不是在中国?

答:我知道中国也有一些互联网巨头的。

问:为了保护用户隐私,你们是否愿意改变商业模式?

答: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问:Facebook是否愿意改变该平台的默认设置并收集尽可能少的用户数据?

答:这个问题太复杂了,一时半会解释不清。

问:你有没有考虑过辞职?

答: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尴尬的那些问题

问:扎克伯格先生,你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昨晚你住在哪家酒店吗?

答:不,我不愿意。

问:那么你能否分享下这星期你都跟谁发过讯息以及他们的名字?

答:不,我不想在公开场合分享这样的信息